当前您在: 主页 > 体育 >

当前您在: 主页 > 体育 >

社会力量办体育的温州路径


社会力量办体育的温州路径

  何为“温州精神”?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曾有过精辟表述:就是不甘落后,敢为天下先,冲破旧框框,闯出新路子,不断创新。通俗地说,温州人想别人不敢想的、做别人不敢做的。

  “举国体制”是中国体育,特别是竞技体育长期坚持的模式,不过,在浙江温州正悄然发生变化。温州借助民营经济发达的优势,社会力量正越来越多地参与办体育中,甚至已经出现双赢、共赢、多赢的局面。

  记者走进苍南县一家大型汽车4S店。拾级而上,二楼却别有洞天。原来,这里是一座钢架结构的羽毛球馆。没错,这里是苍南县兴华羽毛球俱乐部。俱乐部负责人赵兴华笑盈盈地介绍:“这种组合就是典型的‘温州模式’,一楼是厂房、产权拥有者用来赚钱的,二楼则是支持自己兴趣爱好的。”

  赵兴华并没有专业运动员背景。上海体育学院毕业后,曾捧过一段时间朝九晚五的“金饭碗”。不过,很快自己“砸”了公务员的金饭碗,他割舍不了自己的爱好。按照赵兴华的话说,“一个人最幸福的事,是干自己喜欢的事”。2000年起,他骑着摩托车带孩子训练,后来的座驾改成七座的五菱之光。当时没有自己的球馆,四处“打游击”。2003年,他拿出所有的积蓄20多万元,再借了20来万,开了自己的第一座球馆,世界冠军孙俊、葛菲夫妇还出席了开馆剪彩仪式。

  10多年来,赵兴华一直在坚持。利用放学后、节假日,尤其是寒暑假的时间,致力于培养青少年球员。有一次,在月子会所给爱人做陪护,发现有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是个不错的苗子,被他“盯”上后,搭讪、做工作、请客吃饭,他总有说动人家的办法。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如今,赵兴华羽毛球俱乐部不光在苍南拥有两座球馆,还把“分号”开到了周边城市,温州、宁波乃至福建的宁德,总共有16个教学点、400余片球场。

  “输送到省队及以上的球员,前后已经不止30人,如现役国家队的林贵埔就是从这里零基础培养、输送的。”赵兴华自豪地介绍。这也是他最大的“招牌”,“以前要打广告,现在不用了。很多家长主动把孩子送上门。”赵兴华透露,就在3个月前的寒假,22天的培训总共收益35万元。据不完全统计,历年来累计培养的孩子超过2万人次。

  如果说赵兴华和他的羽毛球俱乐部还处于摸索阶段,温州体校心桥体操艺术俱乐部“社会力量办竞技体育”的思路已经很成熟了。

  10年前,温州学前教育集团董事长徐炳兴在电视上看到了幼儿团体操的比赛转播,便萌生和温州市体校合办一家幼儿园、打造幼儿团体操的想法。实地考察后,徐炳兴发现温州体校体操馆场地利用率不高,教练数量也只有5人,温州体操已在走下坡路。

  徐炳兴萌生一个大胆的想法:与温州体校合作,由学校免费提供场地;利用幼儿园的招生资源,共同做大、做强温州体操。徐炳兴的心桥幼儿体操俱乐部,相比于之前机制更灵活,国内一些高水平的教练被高薪聘请。现任总教练张小茜就有深切感受:“过去在‘大锅饭’体制下,干好干坏一个样,现在引入全新机制,一潭死水被激活了,竞争、合作意识更强,团队的整体实力也明显增强。如今俱乐部已经拥有20多个教练,彼此间竞争、带动的意识很强。”

  官方机构与民办组织联合培养运动员,在当年还是个新鲜事,自然也有不同的声音。“以江钰源为代表的体操奥运冠军、以贾芳芳为代表的技巧世界冠军登台亮相后,反对的声音自然就消失了。”徐炳兴说。同时,在近两届的浙江省运动会上,每届都能帮助温州体操拿到10枚以上的金牌;温州市运动会中断30多年的体操项目,在百花齐放中也重新恢复。在这个过程中,徐炳兴说自己也是赢家。他所倡导、践行的“快乐体操”,逐渐形成幼儿教育集团的特色与品牌,名气更大、口碑更好。而体操教学的“心桥现象”,在国内也小有名气。

  在距离温州市区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平阳县育英武术学校,同样的故事也在发生。这所学校所在的缸窑村,是武校创办人谢孝财的老家,原本闭塞、偏远,极不起眼。然而,现在却因武校而名声大噪。育英武校不仅多人次拿过世界冠军、全运会冠军,还培养出了公安局长、副市长。这也赢得了很好的口碑,目前在校的1600多名学生中,一半来自温州之外。

  是什么赢得这么多人的信赖?学校的“当家人”谢传德介绍,得益于独特的人才培养模式。来到育英武校,以德为先、文武并举,尤其注重“孝”的教育。有个孩子,来自隔壁的苍南县,频繁进出派出所,家长也无可奈何,最后送到了这所武校。经过若干年的学习、练武,考上了武汉体育学院,现在已是长沙一所高校的副教授。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琳琅满目的荣誉室中,居然有多座珠心算大赛的奖杯。没错,这也是这所学校的教学特色之一:2016年,该校小学段学生鲁思桐参加第21届世界珠心算大赛获得冠军;初中一年级学生董杨参加世界少年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浙江晋级赛,是平阳县唯一的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