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社会 >

当前您在: 主页 > 社会 >

“无现金社会”的喜与忧


  用数字货币取代纸质货币的“无现金社会”,已然离我们越来越近。但能否惠及更多社会群体,避免各种支付和泄密风险,实现“用上去无忧”,还需要在现实操作中提前考量。

  [编者按]

  前不久,有两名男子从外地来到杭州抢劫,抢了三家便利店。但由于现在消费者多采用无现金支付,所以便利店里现金很少,两名男子一共才抢到两千余元,算上路费和工具费,竟然“亏本”了。

  这则颇有喜感的新闻,实际上是“无现金社会”——这个社会发展重大议题的现实表象之一。随着移动支付在中国的迅速崛起,现金在生活中日益式微。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的一项调查显示,有超过70%的网友认为现金已不是生活必需品。还有预测认为,五年后,中国将进入无现金社会;十年后,中国所有城市都将成为信用城市。

  无现金社会也已经成为国家层面热议的话题。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就有多位代表委员指出,无现金化能够为人们生活带来各种便捷,对推动新经济发展也有巨大潜力,因此呼吁从国家层面重视并推动无现金社会建设。

  用数字货币取代纸质货币的“无现金社会”,已然离我们越来越近。但能否惠及更多社会群体,避免各种支付和泄密风险,实现“用上去无忧”,还需要在现实操作中提前考量。

  “无现金”的杭州,智慧政府正在形成

  阿新和阿旺,一对表兄弟,年纪二十出头,嫌打工赚钱辛苦,心生邪念来杭州抢劫,在某个凌晨出手,却不料连续抢劫三家便利店只抢了两千余元,最后一家店里更是只有几十元零钱……算上路费和工具费,这对表兄弟竟“亏本”了,被抓获后,他俩郁闷地说:杭州怎么没现金啊?

  这不是段子,而是发生在今年3月底的一则真实新闻。

  杭州,一座不用带现金就能出门的城市,已经成为中国甚至全世界最大的移动支付之城。研究显示,在全国337个城市中,杭州的移动支付无论从普及率、覆盖广度、服务深度等方面都超过北上广深,排名全国第一。现在,作为移动支付巨头支付宝的“家乡”,杭州被寄予了更高的目标——无现金城市。

  这背后,绝不是简单的技术升级,而是整个城市的“脱胎换骨”和政务的锐意变革。

  随着浙江对行政事务“最多跑一次”要求的提出,不仅仅是商家要做到无现金交易,公共支付也正在向无现金化靠拢。早在2014年,浙江就率先开始建立统一公共支付平台,平台依托浙江政务服务网,整合了线上线下各类支付渠道,应用范围覆盖全省所有县市区。

  交通违法缴款、学费、考试费、停车费、社保费……以前需要特地跑到相关单位缴款的收费项目,如今通过手机或电脑就可以轻松缴费,这就是“指尖上的公共服务”给市民带来的改变——让群众少跑腿、让数据多跑路。截至今年3月底,社会公众已通过浙江公共支付平台办理公共款项缴纳业务约1500万笔、缴纳资金达45亿元。据悉,在不久的将来,所有行政事业性收费,都会纳入这一统一的公共支付平台。同时,医院等行政事业单位也开始支持移动挂号和支付,帮助患者大大缩短排队时间,提升就医体验。近日,嘉兴成为浙江省内第一个可以使用医保移动支付的城市。

  在这个不断演进的过程中,整个社会和政务都在变得更互联网化、更便捷,智慧城市开始落地生根,信用社会正在崛起,在网上衍生出了社会生活生态圈,全天候在线的智慧政府正在形成。

  杭州有望打造无现金城市,固然有支付宝“家乡”的先发优势,但更大的底气还在于,杭州乃至浙江全省提出的一系列行政审批制度的改革,从“四张清单一张网”到“最多跑一次”,都是实实在在从公众需要出发,关注“痛点”和“痒点”,是政府有“互联网思维”的体现。

  有人将其总结为,无现金化既是支付规则的重新制定,也是办事规则的重新制定;是市民生活方式的转变,同时也是公共服务供给方式的转变;是城市文明的蜕变,同时也是社会治理模式的变革。

  如今,无现金化俨然已经成为商业发展的新趋势,并慢慢渗透到中国的各个城市和角落。近日,央行相关报告显示,2016年银行卡发卡量、存款、转账等各项服务均高速增长,但取现业务却出现了下降。与此同时,POS机增长创五年最低,尤其是2016年第四季度,POS机数量甚至出现负增长。

  然而,在无现金城市的推进中,无现金场景仍未全面覆盖,“互联网+政务”在东、西部的渗透度和普及度参差不齐,从移动支付的普及,到无现金社会的来到,其间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而这个距离不是一个地方政府或者一两家企业可以快速拉近的,需要从更高的层面来搭建上层建筑,而且要特别关注那些“跟不上”的群体,也需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张璇、张遥)

  “无现金社会”如何实现用起来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