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电子游艺 >

尽“力”担责也是种社会治愈

        这两天,有两则关于主动承担赔偿责任的新闻,让人倍感欣慰。一是本报昨日报道的“快递小哥不慎剐蹭路边车,主动留纸条方便车主联系自己”;再一则就是“撞人司机上门帮伤者种地”,说的是高密市李家营镇的村民张贵海,因2015年年底驾车不慎撞伤同村一家三口,致其伤病在床。张贵海在拿出10多万元积蓄再无支付能力的情况下,主动下地帮对方干农活,尽自己一把子力气,承担责任。(见本报今日A5版)
  当人们对不断迸现的肇事逃逸新闻,逐渐“习以为常”时,忽然有一个快递小哥和一个老实巴交的村民冒出来,以自己的朴实践行了“欠了就得还”这样天经地义的信条,顿感春风扑面。一起本应如此的事件成了让人喜闻乐见,纷纷点赞的“稀奇事”,映射出的是民间信用稀薄的现实。毕竟,在所谓的“惯常情境”下,剐蹭了别人的车,是要悄悄溜掉的,谁会留下联系方式让人找上门来?撞了人即便不逃掉,那也是“有钱就拖没钱就赖”,顺顺当当支付医药费是不可能的,更何谈上门代人干力气活?
  细细想来,很多人就是在欠债不还,有责不担中失去了“本分做人”的底线,耍赖成了相互习得的“行为模板”,以致“老赖”横行,谈钱就伤感情。
  “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无论是肇事责任,还是经济债务,欠了不还,或者故意耍赖,这里面暗藏着很多风险,首先是诚信风险。信用在当今越来越呈现出不可忽视的价值,在动辄纳入“失信黑名单”“不良信用记录”的当下,欠债不还很可能会导致一个人工作生活中的寸步难行。当然,在农村社会,像张贵海这样靠良知自觉,主动抵押劳动力偿还债务,可能实在与现代信用数据挂钩,但口碑形态存在的信用,无论在乡土社会还是城市,从来就没有失去它应有的效用,一个失去了信用的人,很容易被社会逐渐孤立乃至抛弃,事事掣肘,等想到挽回的时候却已到了难以翻身的地步,这可比所欠债务不知要多出多少倍的代价。


  另外,“不担责”“不还债”已成社会治安一大诱发因素。2014年6月,河北省曲阳县某村一家6口被杀,据称就是因为欠债不还激怒对方痛下狠手。而在日常生活中,很多人因为债务反目成仇的,又何其多也。而主动承担责任,积极赔付就不一样了。快递小哥因为主动留纸条赔偿,换来了车主的回信点赞,还被免了修车费;张贵海则因自己的真诚举动而与对方老人培养出亲密如同父子的感情。所以,本分之举总会换来“将心比心”的良善回报,使有可能出现的人际裂痕转化为一段段的“善缘”,这何尝不是一种社会治愈?
  在“信用为王”的今天,诚信是人生的金字招牌,它不仅是一个人主动为善的自觉,还对社会形成良知的积聚。当然,不是有了道德教化和模范人物的示范就可以自动生成诚信自觉,如能辅以“让失信者寸步难行”的他律,被纳入法治轨道的诚信才是可期的。
  本报评论员肖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