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连日本人都对殖民台湾表示忏悔,为什么“台独”还要以当日本人为荣?

日本殖民统治台湾50年,杀抗日军民、剿少数民族、征台籍士兵、强征慰安妇。然而今天的台湾社会,特别是民进党当局却弥漫着一股“媚日”情结。

1945年9月2日,东京湾美军“密苏里”号战列舰上,日本代表在投降书上签字。至此,中国人民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取得胜利,世界反法西战争落下帷幕。

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不仅是中国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更象征着日本近一个世纪来对中国亡国灭种的侵略失败了。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始于1874年的“牡丹社事件“。以”牡丹社事件”起,日本在1879年不顾中国反对,单方面吞并中国藩属琉球。更在1894年发动甲午战争,强割中国台湾。

日本殖民统治台湾50年,杀抗日军民、剿少数民族、征台籍士兵、强征慰安妇。然而今天的台湾社会,特别是民进党当局却弥漫着一股“媚日”情结。他们中有以当日本人为荣的,有认日本为祖国的,甚至有反课纲学生说他祖母当慰安妇是自愿的,认贼作父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日本殖民者给台湾带了什么,以至于现在的台湾人还在以当日本人为荣?

9月10日,台湾媒体有一篇报道称,“湾生”(日本据台时代在台湾出生的日本小孩)泉美代子,临终前遗嘱要把她遗产的二分之一捐给他父亲曾经服务过学校——位于台南的成功大学。泉美代子的父亲百濑五十教授是成功大学的前身——台南总督府高等工业学校的第一代学者。泉美代子在台湾出生,等她12岁的时候因为台湾光复而返回日本。

泉美代子的儿子在捐赠仪式上透露母亲捐赠的心路历程,从小在台湾长大的她,目睹台湾受日本统治,身为台湾人却须使用日语作官方语言,“在这样不近情理的社会成长至12岁,对这块土地愧疚”。

看了这个故事,我也被泉美代子的行为感动。感动我的不是她捐出的半数财产,而是她那颗敏感而敢于忏悔的心。台湾人要用日语当“国语”,她小小的心灵就感到不近情理,而要用毕生的财产来捐助台湾教育,借此弥补心中的“愧疚”。

日本殖民台湾时,虽然普及了小学教育,但这种教育只是日本殖民台湾的一环,是为更有效更方便统治台湾服务的。当时的台湾小孩只能入“公学校”读书,这种“公学校”相对于专门供日本小孩读书的“小学校”,学制短、课程浅,学校以日文教学。说白了,殖民统治者只是想培养一代代的廉价劳动力和忘了祖国的顺民而己。

我曾在一个少数民部落与80多岁的“头领”相谈甚欢。他告诉我,他原来只会说日语,“国语”是光复后在金山当兵服役时才学会的。想想,一个不会说祖国语言的人,还能知道祖国的历史吗?可见,身为台湾人却要用日语作官方语言,这何止是不近情理,更是一种文化殖民。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有120多块殖民地摆脱了宗主国的统治,殖民统治者无不对其过去的殖民统治表示忏悔。法国前总统萨科齐2007年对前殖民地正式道歉,“过去法国在此的殖民体系是极度不公正的,它与法兰西赖以立国的自由、平等、博爱的精神背道而驰”。日本虽然对其近代侵略史百般狡辩,不承认南京大屠杀,不承认强征“慰安妇”,但其从来不否认曾殖民统治台湾,对其在台湾的杀戮,“总督府警察沿革志”等史料记得清清楚楚。

然而,连日本人都不否认杀戮、奴役的事实,却被台湾人,特别是号称“爱台湾”的民进党洗刷得干干净净。“台独”分子们媚日,很多时候只是一种政治操作而已。他们在“两蒋”及国民党执政时媚日,是为了反蒋反当局,以前朝反今朝,通过宣扬前朝的好,来影射当朝的坏和无能,以此证明他们反国民党当局的正当性。

现在他们掌权当政了,媚日是他们自已给自己画的一个“救命符”。“台独”必将招致大陆打击,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政治常识,所以,他们幻想日本会做“台独”靠山,在台湾沉没时会驾一叶扁舟来救。当然,也不能说“台独”们对日本没有一点真感情。日本的殖民教育,特别是后期的“皇民化”运动,确实也培养了一批效忠殖民者的“皇民”,像李登辉、辜宽敏、蔡洁生这些人,他们及他们的后代都是从内心媚日的“台独”分子。

前殖民地的宗主们对殖民地怀有忏悔之心,殖民地的一些人对当年的统治者有好感,这都不奇怪。但颂扬当年的殖民者,以当年被殖民为荣光,这就是畸形心态了。

奉劝“台独”们,不要沉迷在自己画的媚日“救命符”中,看看世界大势。否则害了台湾,误了卿卿性命,尚不知也。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