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解局]、“台湾建国”:老中青独派大联欢

这两天,台湾岛内不是很消停。

“2·28”纪念日当天,桃源慈湖蒋介石陵寝,被几名“独”派青年泼了红漆;同一天,李登辉、陈水扁、吕秀莲等“独派”大佬则宣布,将谋求于2019年推动公投,号称要成立“台湾共和国”。

值得分析。

政治秀

先说青年。根据泼漆主角们晒出的照片,作案的是4名头罩遮脸的青年。这群人把红漆泼洒在蒋介石棺柩上,并拿出事先准备的白布条拍照,上书“除支那、创建台湾共和国”。

这种装扮,看上去跟恐怖分子颇为类似,只不过他们算是一群“台独”原教旨主义者。

这种装扮,难道是害怕暴露身份?非也,纯为吸睛也。当天下午,他们就在台北举行记者会,坦承犯下这桩政治行为秀。“自由台湾党”成员李嘉宇、台大学生周维理、“蛮番岛屿社”成员陈俞璋公开表示,事是他们干的,目的是为“消除中国威权”、“建立台湾国家”,要求蔡英文当局不能躲在“中华民国”的保护伞下,并当场撕毁青天白日旗。

虽然这些人不值一哂,不过,他们所谓的社团都是什么背景?

细扒一下可以发现,所谓“蛮荒岛屿社”,是一个激进的“独派”组织,主张自决、“建国” ;“自由台湾党”,则由泛绿学者蔡丁贵连同台湾教授协会等政治团体,于2015年在台北成立,其基本主张,也不外乎“住民自决”“台湾独立”。

奇怪的是,“独”派青年“干了大案”,还理直气壮,整个记者会透过网络直播,公开说自己政治诉求;明明犯罪,到目前却无人敢动他们。

这是岛内的气候使然。民进党中央与地方执政,长期以来操弄特定意识形态,是成就闹剧的主要原因。

毕竟,蔡英文上台执政,是借了“太阳花”学运的东风;因此上台后,对于“天然独”青年,蔡自然也给予最大纵容。但蔡英文囿于两岸现实,只敢“维持现状”,不敢直接宣布“独立”——这样一来,向“独”的“热血青年”便不堪忍受,认为受到欺骗,于是反噬一口,直接用极端冲动的方式迫使蔡英文表态。

岛内有人不满地批评道:“泼漆就能建国”?

嗯,要真以为泼漆就能“建国”,那就真的是too young了。

“老知音”

相比于年轻人毛手毛脚的作案,“老前辈”们则狡猾得多。

“2·28”当天,民视董事长郭倍宏发起的“喜乐岛联盟”成立,跟泼漆案同一天。这一联盟声称,将推动2019年4月6日举行“独立公投” ,宣布成立“台湾共和国”。

联盟的连署者,则包括了李登辉、陈水扁、吕秀莲及许多“独派大佬”。其中,96岁的李登辉亲自出席记者会,陈水扁视频连线参与;“时代力量”主席黄国昌、“台联”主席刘一德等也都出席。

这可以视作包括“基本教义派”在内的“台独”势力的一次大集结。

岛内有分析认为,若“独”派力量越来越大,不排除踢开蔡英文、组成另外一个抗衡民进党的“独”派政党的可能;若不然,他们则可退而求其次,要求蔡英文支持“独立公投”的力量,持续予蔡以压力。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这帮人选择的“独立公投”时间点很特别,大概是民进党2020年“大选”的党内初选前后,分明就是针对蔡英文而来。在民意支持度越来越低,数人对蔡连任形成威胁的情况下,蔡英文必然感受到一定程度的压力。

蔡上任后主张“维持现状”,但因不承认“九二共识”,大陆不满意;同时,她也不敢兑现绿营对她的向“独”期待,“独”派也不满意。

因此,就有了泼漆事件的呛声,明对蒋介石,暗指蔡英文;也就有了“喜乐岛联盟”逼宫,明面上主张“独立公投”,底牌却是瞄准2020年选举。此前,还有小动作不断的“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行动联盟”,其激进者说到“痛心处”,更挑明了要蔡英文“下台谢罪”。

新老台“独”大集结,蔡英文的压力可想而知。

多私心

泼漆事件和“喜乐岛联盟”成立发生在同一天,看似偶然,实也必然。

一方面,“独”派旨在动用仇恨的力量,就是操纵“二·二八”,同时恶魔化蒋介石,达到“去中”目的;另一方面,则动用团结的力量,用“独立公投”绑定选举,妄图“建国”。面对大陆在两岸问题上操持主导权的局面,这也是“独”派不多的能拿出手的反击武器了。

事实上,对于这样的事件,蔡英文当局也很难下得去狠手,只能持续以暧昧待之,将政治问题法律化(依“刑法毁损罪”处理等)。毕竟,说到政治消费“二·二八”和蒋介石,蔡英文当局从来就不遑多让。

今年是“二·二八”事件71周年。当天,蔡英文出席纪念活动,为受难者颁发恢复名誉证书、向受难纪念碑献花鞠躬,无疑就是固化特定民意的支持。她还表示,推动“转型正义”是“政党轮替的价值”,试图把对手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相比大开“独立公投”的支票,这种做法,无疑更有可行性和杀伤力。

事实上,长久以来,民进党都以希特勒以及“杀人魔王”来诠释蒋介石在台湾的历史定位。其目的,则是为建立台湾主体历史叙事,绝不容许任何关于国民党、蒋介石对台湾有所贡献的纪录留存。唯有如此,才能纯化“台湾认同”。

这样全面的“历史否定”,也导致台湾陷入越纪念“二·二八”、却越无法厘清历史真相的泥潭。泼漆事件,正是这样的负面缩影——打脸的是,两蒋文化园区,正是当年“独”派大佬吕秀莲担任桃园县长任内所置。

国民党前“立委”、台北市长参选人孙大千说得明白: 暴力是无法实践正义的价值的。时过境迁,蒋介石早已成为历史上的一个人名,功过是非自在人心。而这些三不五时砍他铜像的头、对他灵柩泼漆、株连他的后代的政客或是团体的行为,不过是借由消费蒋介石来继续深化仇恨、累积选票罢了。

换言之,红漆虽泼于蒋介石的灵柩,事实上,却是重重打在推动两年“转型正义”工作的蔡英文脸上。

文/湖海游鱼

责任编辑:张义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